又到了一年一度回顧2022的時刻

近來很喜歡New York Times專欄作家Eric Asimov去總結Most Memorable Wines of 2022時的一番話

“What sets wine apart are the memories after consumption. Wine’s power to conjure up a moment, an emotion and a sense of time and place is uncanny.”

的確,好酒往往有種不一樣的魔力

吞下的酒液何止能解愁

或能解鎖封存已久的回憶、感情乃至想像力

又加上可能是上了年紀的關係,

所以對於回憶過去會比展望將來更手到擒來一些

現在便襯機回顧一下2022年10支最難忘的酒吧 (排名不分先後)

Domaine de La Romanee-Conti Richebourg 1997

自認是膚淺的酒鬼,看到DRC的出品又那能不心動呢

哪怕冒著被稱為Label Drinker也得承認

DRC的確有種非一般的氣場

Richebourg那氣派,那典雅的派頭的確叫人難忘

那怕1997年不是頂級年份

但卻有其動人之處

那密不透風的結構和單寧還有獨特的礦石和花香

細膩中又滲著一絲粗獷的力度

的確沒有不叫好的理由

哪性這支Richebourg並不完美

但只要發動一邊欣賞著DRC酒標再一邊細品的特異功能

想必DRC出品的杯中物怎都不會令人失望

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64

對酒后Barbaresco不陌生

對酒莊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合作社也不陌生

但對來自1964年的Produttori del Barbaresco合作社卻陌生得很

再來…

1964年的酒已經罕有

一支活力十足的1964的酒則更加罕有

這支1964的合作社便是這般集陌生與罕有於一身的異品

與同齡的酒相比,Nebbiolo向來都能展現出更可陳存的能耐

但誰又能猜想到他沒有陳舊的老態

除了些許的松露大地氣息和檀香外

更多的竟是鮮活四射的花果氣息

最詭秘的是有種不常見的士多啤梨昔

不論是香氣還是入口都有種泰然自若的感覺

他沒有傲人的氣派

也沒有什麼高深的道理

只是簡簡單單與年歲不相乎的活力和味美己叫人難忘

Chateau Grillet 2012

2022年有幸試了三個不同年份的Grillet

最後跑出的當然是這支年份最舊的2012

Chateau Grillet的威水史也不知該從何說起…

她…自成一日閣地成為了一個獨立的AOC

她…不只是南法更甚者是法國或全世界白酒的典範

她…更是Viognier這葡萄最完美的模版

只知道獨一無二已不足以形容Grillet的風格

看似浮誇,但若你能找到比她更出色的Viognier

歡迎通知我一聲

不禁再想今年3度試Grillet是幸還是不幸呢?

幸,是遇上這支2012年

不幸,是我宰了年份還輕的2016、2017年

說到底,我更念念不忘的是兩支年份更新的Grillet呀

也想不透為何要如此早殺嬰呀

如果能把quota留待數年後再試,那有多好

可惜沒如果…

Chateau Grillet便是有這般令人朝思暮想的魔力呀

Frank Cornelissen Contrada Barbabecchi Magma 2017

鬼才Frank Cornelissen的作品每每都有極大的衝擊力和反差感

這支Magma也應當如此

有關反差感…

我個人十分鍾愛的葡萄酒作家Terry Theise 曾經寫到反差感Paradox應是偉大葡萄酒必備的要素…

何謂Paradox? 但凡被酒勾出一句How can these things coexist in a single wine便是

好像Power with Grace似易實難矣

但這支Magma 2017卻深諳此道

那優雅得要命的香氣和嚇怕人的原始口感,我簡稱他為 Beauty and the Beast

絕對是教科書般的Paradox

優雅且澎湃的花香和火山灰氣息

入口卻異常有力

結構鮮明得近乎粗獷

是種很原始很wild且rustic的氣息

這是鬼才才能駕馭的氣焰

也是火山才可成就的氣焰

Giacomo Conterno Barolo Monfortino Riserva 2001

Giacomo Conterno絕對是我最喜愛榜單中的常客

而Monfortino更是我心中有如天使與魔鬼般存在著的酒款

過往試過的43、61、71、90、00等等都無一例外

一直到這支2001 Monfortino終揭開他的神秘面紗

彷彿讓我看見他的全貌

原來成功打開且進入狀態的Monfortino便是如此

由花到果再由礦物過渡至陳熟的氣息,無一不吸引

記得試罷當下的點評

我竟說了一字 “Equilibrium!”

看似無關卻又意味深長

全因為這支Monfortino是近乎完美的Everything is right on the spot!

這支正值壯年的2001就像黑洞間的一曙光

終擺脫了以往Monfortino黑洞般沉鬱的印象

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Rio Sordo 1985

只應天上有的Giacosa

凡人如我自然俯首稱臣

過去一年有緣得到不少Giacosa的陪伴

其中幾支特別深刻的Giacosa…

好比自Giacosa創莊後第一次推出市場的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Riserva Speciale 1961

那集年代感和歷史性於一身的出品自叫人深刻

又好比只曾在1969, 1970, 1971僅出產過3個年份的Bruno Giacosa Barbaresco Monteico 1970

那如秋意般的虛空視年歲如無物般展現出空靈感十足的魅力

還有只曾釀造過一次的Bruno Giacosa Vigna Croera Barolo 2004

那 “是Giacosa又非Giacosa” 的風味卻令我對天、地、人有了另一種的了解

但2022的我卻情歸只曾在1985年推出市場的Barbaresco Rio Sordo

飄逸通透如昔,花果與礦物共舞,入口又徒增不少張力

完美展現出成熟與老邁之別

當然,稀有性也為他添上了些許的分數

Giacosa的率真和飄逸不單是好酒的保證

更是令人感動的根源

Charles Heidsieck Blanc des Millenaires 1995

一間由入門到旗艦酒款都深得我心的酒莊

這款Blanc des Millenaires 說得上是Charles Heidsieck最經典的酒款之一

曾聽說Millenaires意指酒莊於Reims區那已上千年歷史的白堊啱酒窖

真假與否不得而知

只需知道這支Blanc de Blanc真的非一般的好喝

集結了Cote des Blancs中四塊Grand Cru和一塊Premier Cru

即揉合了Oger,Le Mesnil-sur-Oger,Avize,Cramant和Vertus的葡萄

再加上1995這世紀靚年的加持,

如此陣容,想難喝也難

細膩的氣泡加上層次極豐富的香氣

咸香的礦石香時而佐以烤烘香,時而伴著清幽花香

入口綿密有序且結構之龐大

幾近找不到任何缺點

最大的缺點

也許是痛恨自己入貨不夠多吧

Old Boys 100 Barossa Shiraz 2017

2022最令我意外也最令我感動的酒

非來自澳洲Barossa Valley的Old Boys莫屬

這支由Corinne梅老師一家通力合作釀成的Shiraz

初試啼聲已一鳴驚人

不論香氣還是入口的姿態也充滿大酒的格局和貴氣

濃香的黑果伴隨著脫俗的花香

加上腔中真有如絲絨般的單寧結構

再撫著鄰經精挑細選下帶絨毛質感的酒標

叫人如何不喜愛這般可愛的紅酒呢?

雖Corinne笑說是在偷偷哄哄的情況下 “搶”到了Torbreck旗下幾行的葡萄才成就出如此傑作

但Barossa的天,Torbreck的地,Corinne的一家人

這不也正正兌現了天、地、人的意志嗎?

Egly-Ouriet Blanc de Noirs Vieilles Vignes Grand Cru Brut

Gatinois, Bruno Paillard, Egly-Ouriet這3間都是近年令我印象相當深刻的獨立小農香檳

其中Gatinois規模雖小但出品卻相當雍容貴氣,格局之大令人動容

Bruno Paillard則集優雅細緻和個性於一身,猶愛他那自然且從容的酸度

但過去一年,最深得我心的卻是Egly-Ouriet這支來自Ambonnay區單一園Les Crayere的Blanc de Noirs,

他把Egly-Ouriet的奢華瑰麗一一展露無遺

加上不計功本的elevage才釀出那極盡濃縮且飽滿的酒體

當桶香漸漸退去,取而代之是曼妙的果香還有成熟的芝士香

那綿密的口感配上細緻的氣泡和旨味的咸香收結

確是很華麗大度的香檳

難怪Egly-Ouriet的地位早已比肩神級Jacques Selosse

不知何時連價錢也會追趕至Jacques Selosse的級數呢?

Damijan Podversic, Ribolla Gialla

初嚐這來自意大利北部Friuli-Venezia Giulia的橙酒

不同於同區大前輩Gravner的濃厚風格

Damijan真如橙花般的香氣相當純淨

更叫人難忘的是那極有深度的口感

些微咬舌的單寧令結構更扎實

很juicy很舒爽很純粹的橙酒

那種自然不造作的氣質

但同時又現露出種種高雅淡麗的質感

不得不說這應該是我近年試過最出色也最叫好的橙酒,沒有之一

回首完2022也要象徵式地展望一下2023

身為一個習慣只醉不寫的酒鬼

給自己唯一的寄語便是來年勤力一點更新

希望2023更努力用文字去打擾大家

Peace Ou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